疫情期间多维评价体系在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网络理论授课教学中的应用

陈 钢 王林娥 龚树生 景 艳 魏春晖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北京 100050 )

2020年初,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的蔓延,高校的教学活动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教育部的指导下,各高校开展了“停课不停学”的教学活动,为了避免人员聚集,转变教学模式,借助于互联网的优势,鼓励在校学生进行线上学习。到2022年,在“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形势下,各地高校探索新型的教学模式,由疫情之前的传统式讲授(lecture-based learning,LBL),转变为网络教学和线下教学相结合的形式。作为“5+3”一体化本科培养阶段中的重要一环就是学生在教学医院开展临床医学理论学习与见习。对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教学内容,因其解剖部位局限,结构狭小,具有较强的专业性,并且在世界范围内的本科医学教育课程中,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教学通常被认为是低优先级的。虽然教学时间有限,学生对于该科目学习的时间较短,但是耳鼻喉科所涉及的临床实践技能对于医学的许多其他学科,如普通外科或儿科,都是非常重要的临床实践课程,教学难度较大[1]。因此,在实际网络课程教学之前,教师和学生因疫情的原因可能准备不足,导致授课和学习效果下降,此外还存在有网络平台建设尚待完善,部分学生自制力差,出现偷懒情况,更有甚者会在听课的同时利用移动设备做与学习无关的事情,大大地降低了学习质量[2]。为了应对疫情的影响,提高网络教学的质量,我们把多种评价指标引入耳鼻喉科网络理论教学中,获得了一定的教学经验。

1.1 调查对象

以首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 2017 级临床医学(5+3培养)实习学生作为研究对象。纳入学生共 34 名,男 12名,女 22名,年龄为 22~23岁。按照学校教学计划,所有参与研究的学生均已经进入临床实习阶段,具备满足日常生活和学习所需要的计算机和网络技能。

1.2 方法

考虑疫情的原因并保障教学质量,科室主任让授课教师在正式网络理论授课前在教学小组中进行泛讲,其他教学小组成员对授课教师的讲课方式和幻灯片的制作进行点评,结束后授课教师根据意见修改教学课件内容,通过这种形式能够更好地帮助授课教师顺利完成网络理论授课。

教材选用人民卫生出版社第9版《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应用目前交互平台腾讯会议作为直播教学主平台, 通过企业微信中“学习强院“上传教学课件,教学全程分为“课前-课中-课后”3个阶段进行。提前在问卷星APP上生成调查问卷和课堂小测验题目。

课前 1周教师在网上发布教学信息,并向学生告知注意事项,例如在课堂学习过程中需要进行不定期的点名和随堂小测验。

上课采用腾讯会议进行实时直播授课。授课开始前随机进行点名,保障学生按时上课,授课过程中在评论区进行师生互动,教师讲授完成后展示问卷星APP生成的二维码,学生扫描后可以进入小测验环节,测验题包含授课过程中的知识点,题型为单选和多选题,答题结束后再进行二次点名,同时展示问卷星APP生成的网络理论授课评价二维码,APP后台能够分别获得小测验和教学评价内容结果。

授课结束后腾讯会议将授课内容自动生成录像,学生也可以观看直播录屏回放复习知识点,授课教师通过企业微信平台将授课的PPT上传,学生可以在平台上自由下载PPT进行复习。同时,学生有问题也可通过群进行提问,授课教师进行解答,另外,在全部课程结束后授课教师在医学考试系统题库中随机出题,在学期末学生参加理论考试,由授课教师评阅。

1.3 教学效果评估

评价指标:①理论考试:学生授课全部结束后在相同时间内完成考试,题型为选择题、名词解释和简答题(百分制),考试完成后显示成绩。②调查问卷:在课程结束后向学生发放在线教学评价调查问卷,评价内容主要包括网络授课教师的教学态度和精神面貌、教师对专业知识的掌握程度、教学过程中技巧的使用、教学效果满意度(激发学习动机、增强学习气氛)、网络教学对学生的主观能动性的影响(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提高学习效率、增强学习主动性、对临床问题有帮助、后续学习的动力)。③小测验: 随堂进行的测验题为单选和多选题,考核当日教学内容中的重点和难点。④上课点名情况:课堂教学开始和结束后的两次不定时点名,学生必须在点名信息发出后15 s内答复,两次均未点名报到为旷课。

2.1 学生对在线教学问卷调查结果

学生对在线教学问卷调查结果详见表1。调查结果表明,区别于以往传统的线下教学模式,对网络平台上的教学,学生依旧认可教师的教学讲解中的精神状态,认为任课教师在课堂教学中能够做到围绕大纲的要求突出重点、讲解难点,并认为这种网络教学活动中添加随堂小测验能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增强学习知识点的关注度,并愿意参加网络教学的后续学习。

表1 临床医学专业实习生对网络教学效果问卷调查表 (n=34)

2.2 教学理论考试结果

2017级临床医学(5+3培养)实习学生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考核成绩详见表2。

表2 2017级临床医学(5+3培养)实习学生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考核成绩 n(%)

2.3 上课点名情况

在规定的时间内,根据授课教师的安排下,大部分同学都进行了按时上课点名,6名同学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报到成功,并且未参加小测验。

2.4 小测验

我们安排在耳部解剖、鼻部解剖、鼻腔鼻窦炎症和咽部解剖四部分讲课结束前进行了课堂小测验,满分成绩是350分,平均成绩为307分,62%的同学成绩在平均分数线之上,只有38%的同学成绩在平均成绩之下,6名同学未全部参加4个小测验。

目前虽然国内疫情得到有效地控制,但是各地散发的病例,特别是变异的德尔塔、奥密克戎冠状病毒使防控丝毫不能松懈。目前的疫情已经完全改变了日常临床医疗服务和临床教学的安排。为最大限度地避免聚集性事件发生,临床教学活动改为网络理论授课和线下辅导相结合的模式。

虽然互联网等高科技信息技术和远程网络教育的迅猛发展,各种形式的教学模式应运而生。但是调查显示,在疫情之前有近60%的学生未参加过线上学习,近80%的教师未开展过线上教学,而疫情之初,高校一切教学活动转至线上[3-5],基于钉钉和ZOOM平台的网络直播教学、微课教学等在病理学[6]、分子生物学[7-8]等基础学科和妇产科[9-10]、神经外科[11-12]等临床学科都已开展。随着疫情对教学的影响,临床教学活动更加需要提升教师培训技能、提升学生综合素质、提高学生兴趣并保障学生的学习成绩。

3.1 对网络教学模式的效果评价

一项基于“互联网+”的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培训方法显示,学员对网络课程总体满意度、对临床技能培训项目总体满意度都比较高,网络教学因不受物理地址和教学空间影响,具有节时性、灵便性的优点[13]。在此次调查问卷中,我们主要针对网络教学进行调查,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学生对网络教学能够接受,并认为教师能够将教学大纲中的知识点和难点有效地融合到教学中,任课老师在教学中能够做到突出重点、化解难点、讲授熟练、清晰透彻,激发学生学习动机。其实在疫情之前的网络教学实践过程中,更多的学生对这种网络教学模式持反对的意见,认为现代教学技术不能完全取代传统线下教师的作用[14]。疫情期间的研究中发现学生对网络教学的满意度整体较高,其中对任课教师态度、网络教学指导及培训、学校组织及准备、平台使用支持及服务、校内外资源的满意度居于前五位,选择“很满意”和“满意”的学生比例均在80%以上[2]。虽然网络教学与传统教学的教学质量有无实质差别仍有待进一步检验,但是此次调查问卷能够获得较高的评价,和每次安排授课教师为高年资主治医师,甚至副高职称的医师参与到教学活动有一定的关系,因为他们都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能够将临床经验和理论知识很好地结合,从而保障教学质量。

3.2 对网络教学课堂中的效果评价

据研究院发布的的《疫情影响下在线教育行业关注度分析报告》数据显示,48.5%的学生表示在线上学习过程中容易分散注意力,44.3%的学生觉得不能随时向教师提问,39.6%的学生认为线上学习缺乏监督、效率低下,32.3%的学生面临着网络卡顿、听讲不连续的问题[15]。通过我们的以往研究显示,耳鼻喉科临床知识的考核成绩中在线网络教学并不优于传统教学[4,16],说明在网络理论授课过程中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教学质量的评估。为了防止出现上述的情况,我们在开课之前和课程结束之前,授课教师分别不定期地采取了在线点名的形式,从一定程度上确保了学生在线学习,避免了学习过程中出现挂线分散注意力的情况,这种手段一定程度上督促学生认真听课;加之在课堂后期预留了一定时间让学生完成APP软件提供的小测验题目,一方面检验学生对课堂讲授内容的掌握情况,另一方面也间接监督学生的在线学习过程。李寿田等[17]曾将小测验应用到系统解剖教学过程中,提示小测验的应用有助于提高系统解剖学的教学质量。从我们测试结果可以了解到学生的小测验成绩结果比较满意,62%的同学成绩在平均分数线之上,只有38%的同学成绩在平均成绩之下,其中6名同学没有全部参加4个小测验,说明随堂进行小测验不仅可以检测学生对知识点掌握情况,而且还可以督促学生进行线上学习。

3.3 网络教学中多维体系效果评价

传统教学是一种以“教师、教材、课卷”为中心的“三中心”教学模式,重视教师对学生的管教和对学生学习的控制,强调通过课堂教学对学生进行系统的文化知识教育。此次网络理论教学过程中对教学老师和学生带来不小的挑战。首先学生和老师之间缺少原有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传统式授课过程中老师和同学之间眼神和身体语言交流的缺失,对教学质量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另外对于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碰到的问题因为教学时间的限制不能很好地进行反馈,导致学生对重点和难点知识点的掌握程度存在理解偏差。我们此次研究尝试增加在线点名、课堂测试等内容的占比,获得不同的权重。通过在线点名间接了解到学生上课情况,增加了教师和学生之间的沟通,另一方面课题堂测试了解学生对当天知识的掌握程度以及初步考查课堂的教学效果。作为授课全部结束后的期末理论考试,近70%的学生都能够获得90分以上的成绩,说明学生对于耳鼻咽喉科的基本理论知识能够很好掌握。上述评价指标对于加强教学监督、掌握理论知识等能够影响到教学质量的因素都有一定的作用,但是还需要疫情结束后再加强和面对面教学的对比,能够更好地评估该多维评价体系的意义。

3.4 疫情期间网络教学中的不足和对策

此次教学活动因疫情的原因,对临床实践内容考核进行了压缩,毕竟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的教学还需要临床实践活动,教学内容势必也会影响到教学质量。国家动态清零的政策实施以来,要求对疫情防控的精准化,导致线下教学活动减少,网络理论授课内容势必所占比例逐步增加,后续选择更好地多维体系指标来保障教学质量,例如学生在线网络学习时长、课后作业完成情况和网络学习签到次数等多种指标,也是我们需要进一步的研究的内容。此外,未来对于特殊情况下的教学,更多地考虑探索基于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混合教育模式,这种混合学习定义为传统学习与网络在线学习的结合[18],它混合的是传统课堂与网络教学、集体授课与自主探究、线上与线下,混合式教学包含教学实践、空间、方式、评价4个方面的混合[19]。目前在国内还较少有混合式教学在耳鼻喉科教学中的研究,我们将通过后续研究初步探索混合式教学在耳鼻喉科临床教学工作流程。

综上所述,由于疫情的原因,为了保障教学质量,基于“互联网+教育”的网络教学模式基础上,把随堂点名、小测验、期末理论考试和问卷调查等多维评价体系引入教学评价中,对提高教学质量有一定的保障,等疫情结束后再加强和面对面教学的对比,更好地评估该多维评价体系的意义。

利益冲突所有作者均声明不存在利益冲突

作者贡献声明陈钢:提出研究思路,设计研究方案,实施网络授课,设计调查问卷和分析数据,撰写论文;王林娥:实施网络授课,撰写论文,总体把关,审订论文;龚树生:总体把关,审订论文;景艳、魏春晖:实施网络授课

猜你喜欢测验教学质量疫情战疫情音乐天地(音乐创作版)(2022年1期)2022-04-26努力改善办学条件 不断提高教学质量中小学实验与装备(2021年4期)2021-09-03关注学习过程 提升教学质量甘肃教育(2020年18期)2020-10-28抗疫情 显担当人大建设(2020年5期)2020-09-25疫情中的我快乐作文(1.2年级)(2020年8期)2020-09-10疫情期在家带娃日常……37°女人(2020年5期)2020-05-11提高教学质量,重在科学管理华人时刊(2019年17期)2020-01-06两个处理t测验与F测验的数学关系考试周刊(2016年88期)2016-11-24数字测验小雪花·成长指南(2016年8期)2016-09-21提高语文教学质量的几点思考人间(2015年10期)2016-01-09

推荐访问:多维 头颈 疫情